最近热炒的侯元祥、侯静案,我也想说几句。

所谓中医,是相对西医来说的,在西医进入中国以前,中医有很多称呼,比如:大夫、郎中、悬壶,但就是不叫中医。

中医是靠口碑生存的,也就是说,一个大夫,如果治死人了,那他在当地是无法生存的。

这样的医生,是要担着很大的责任的,反过来说,他也是有压力的。

医生也是人,是人,就有人性的弱点。那有没有不用担责任,又得名又得利的方法呢?

以前没有,西医进来以后说,有!

西医说:你可以以“科学”的名义行医,人们都认可“科学”,任何病症,都用概念、数字和概率说话,最后就是死,患者及其家人也不会怨你。

医生说:好,学科学、信科学、用科学么。

你比方说:中医自古有的消渴症,你给他起个名字,就叫“糖尿病”,然后在专业的科学杂志上写清楚此病的典型症状,全球得病人数,病人的年龄分布、区域分布,和最后的生存概率,最后得出科学的结论,糖尿病需要终身服药。这样子,数字说话,别说病人,我自己都信了。

依靠“糖尿病”的整套科学理论,医生就不用担责,而且,又得名又得利。

只不过,此时的医生,实际上成为了流水线的工人,开出的药也是“标准的药”。

他不能下岗,下岗了就不能生存。

他只能依靠这个理论,进而鼓吹这个理论。

咱们返回来看,中医有“上医治未病”之说,那么,这个“未病”,他科学吗?他不科学,但他合理、且自然。

这时候,一个大夫,依据中医理论和多年的经验开出了方子,治好了病。

病人没有投诉,但这个过程不科学,你要举报,你说他的方子,没有经过认证,属于假药,是犯法的!

那么,最起码,“假药”的定义,已经被“科学”,以及某些“科学”的信徒,给改了,改的有利于标准化的生产了,改的有利于医生不担责任了,改的有利于资本控制了,改的有利于消灭中医了。

他就是没改的让医生主动思考如何防病,从而减少病人的数量和病痛。

说说中医  第1张

中医,从来没有面临过这么大的危机,什么危机?

1、医生是一种名为“医生”的工人,他在另一种流水线上工作。它必须持证上岗,不符合这一条,那他就是非法行医。

2、药品是一种名为“药品”的商品,他是从流水线上统一生产的。没有资质、没有标准、没有审批,那他就是假药。

3、生病是一种名为“生病”的活动,他和吃饭、睡觉一样,是一种刚需,而且理论上人人都有需求,市场前景广阔。

4、看病是一种名为“看病”的买卖,没有名字的病一定要往有名字的病上靠,有名字意味着有世界公认的方案和案例,有标准化的药名可以报出,痊愈的概率在报告里写着,医生只是把药名告诉你,吃法和注意事项在包装盒上写着,买不买由你,甚至去哪里买也随便你,吃了这药没效也不怪我,反正又不是我研究的。

这就是我们的中医面临的危机:西医将医生、药品、生病和看病的概念全部重新定义了,而且放在了课本里。

在这个市场化的活动中,没有一个环节是为了治病而存在,更不用说防病了,每个环节仅仅是按着“科学”的流程,为流程负责,在完成流程的要求后,寻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。说句实在的,寻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,无可厚非!这不是贪不贪的问题,这是什么叫“中医”甚至什么叫“医”的概念的问题!

就现在这个医疗市场化的基本方向,我建议大家还是为了自己、为了家人,多少自学点中医吧。